贱国大爷

造不出芯片,却能造出互联网长城;造不出手机屏玻璃,却能造出几十秒扫描13亿人的人脸识别监控系统。这种人类逆进化或者说反人类奇葩现象只能在龙文化里找到答案,西方人把龙称之为魔,这条伏地魔之龙芯红得发紫,继而黑之又黑,一切的发明创造只围绕着一件事儿,管控、监控、奴役天下苍生!

简单丹:

左岸物语:

荷兰首相马克 · 吕特去皇宫觐见国王陛下,商量国家大事。自己骑自行车去的,还没忘记把看上去挺破旧的车上锁。

此文一PO,荷兰网友都炸了!!!按我们首相的地位,怎么滴也该给建个停车棚啊!

上联:原油降,我不降,我和原油不一样。下联:原油涨,我就涨,原油对我有影响。横批:中国石油

三石的空间:

我妈说的:我很小的时候,家里农忙没人照顾我,就把我锁在院子里,怕我着急,顺便把家里大黄也留在院子。大黄那时生了一窝崽子,喂奶的时候,一次看见我盯着狗奶哭,它居然给我也留了个位置。久而久之,据说好多人都看见我和狗兄狗妹一起和谐的吃着奶。后来我调皮,一天扒桌子摔烂了一堆碗。那时候穷,一堆碗应该值不少钱,老妈拿着棍子就抽我。哭声惊动了大黄,它警觉的竖起耳朵,再次确认是我在哭后,一阵风从外面跑了进来,撞开了老妈,并激动的咬住了棍子夺了起来。那一天,为了我,老妈和大黄彻底的翻脸了,受到惊吓的老妈,不停的拿棍子抽着大黄。大黄呜咽着一阵阵痉挛的低头承受着鞭跶,没有扺抗。但当棍子又落在我身上时,它却再次呲牙咧嘴的扑老妈,甚至扯破了她的裤脚,场面一度非常尴尬。后来老爸解了围,抱起我出了门才算完事。老妈生了气,一是觉得自己没了面子,二是怕这狗多管闲事,以后不好教育我,几天没有给大黄东西吃,也不许老爸和我喂它。那时的大黄马上要生第二窝了,饥饿知母性的本能迫使它不停的寻找食物。那时候的农村,人都几乎吃不饱,哪里有食物可寻。求生的本能促使大黄不停的奔走,走走嗅嗅的把目光投向了别的村庄。终于有一天,大黄被咬得遍体鳞伤回来,嘴里叼着一块从邻村狗群抢来的骨头。正好我也因为没人玩趴地上哭,大黄应该是以为我也饿了,把那块骨头放在了我的面前,静静的看着我,看我不吃,用前爪把骨头又往我面前拨了拨。我小啊,真的抓起了骨头啃了起来,刚好老妈看见了,夺下骨头扔了,并警告我不能吃狗叼来的东西。惩罚都是暂时性的,大黄很快又有东西吃了。经历过饥饿后的大黄更懂得感恩了,一天到晚欢快的跟着我,但凡有其它狗狗对我不利,它总是低吼着驱散它们。我也慢慢的大了起来,老吗不再经常把我锁在家里,默许大黄陪着我到外面和大孩子们玩。生活本就无奈,他们需要的是不停劳作养活我和弟弟,就算不放心,其实也是没有办法。夏天到了,那天我看一群大孩子在河边捞菱角,也屁颠屁颠的去捞。大黄则欢快的和别的狗狗在岸边嬉戏着,但一直没有走远。当它发现我扑腾着滑进了深水区,大声喊叫并不停地浮沉时,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它迅速回来,如一道闪电跳进了河里,咬住了我的衣服奋力往岸边游。狗狗其实并不具备什么游泳能力,它拖着我游了一段,显然力不从心,我俩开始浮浮沉沉。大孩子们也慌张的拿拨弄菱角的棍子够我,垂死挣扎中,我还是抓住了棍子。救过溺水的人都知道,落水者只要手上抓住东西,那是绝对不会松的,我理所当然的被救上了岸。然而大黄却握不住棍子,密密麻麻的菱角藤缠住了它的后腿,在一阵棍子徒劳的扒拉中,它最终沉了下去。最后能看到的,只是渐趋平静的水面,和最后浮上来的几个泡泡……爸妈费了好大的功夫,才把大黄从水里捞了上来,浮上水面时,大黄张着嘴,四肢僵硬,宛如一个大型的玩偶,所不同的是,眼睛是紧闭着的。村里人都商量把它剥了吃肉,甚至都在议论多少钱一斤给我家。老爸脸色凝重不说话,老妈已经抽泣到鼻子不通气,两人一声不吭,抱着大黄就回了家,并关上了大门。那天,我依稀记得,天上下起了雨,老妈烧了一盆热水,仔仔细细的给大黄洗了个澡。深夜,爸妈拉起正在熟睡的我,抱着大黄,冒着小雨出了门,在荒郊野外挖了坑,把裹着破布的大黄埋了……虽然我那时不具备深刻的记忆能力,但每每在梦中,总能见到大黄向我欢快的跑来……